镇狩八楪

报废物品

(崩崩和崩崩崩)由打僵尸到清洁工

这好像是吐槽了,只有一点点联机在后面(


呃呃呃,我开始玩崩坏2的时候大概是小学四五年级(什么)从画板软件底下的小广告看到的,觉得画很好看就稀里糊涂地下载了。

从此踏上了前往二次元(baihe)的不归路

当时升级扭蛋什么的都很难,很久升一级,终于磨到四十级去打第一期雾海,刚进关就挂了。后来带着学姐散和第一把神器布伦希尔德终于完整撑过了世界boss八重樱(的第一阶段)。

然后好几年就一直下载卸载下载卸载,想过彻底退坑但都彻底失败了(Σ(|||▽||| )

希儿一直是我入崩坏系列最喜欢的人物,第一期幻海错过了,第二期好像是打到了最后一关然后过不去了(???)总之不管是剧情或小说或漫画希儿一直吃便当吐便当啊哈哈。最近登过,注册了一个新号,发现现在新手进步真的……emm不多说。

一六年崩崩崩开始预登录注册,我成为许多舰长(qingjiegong)中的一名,然而ios服也是进进退退,一周年二周年活动都错过了,但我可以说我是看见崩三一步一步前进的。现在一直蹲安卓b服,只有一个s女王是送的补给卡出的(我好非)

六发了冰妖……女王还没来我就应该去抽标配33保底的。

姬子阿姨崩二崩三都光荣我取大伟狗头嘤嘤嘤。

我打联机再也不用德丽莎了,

板鸭都比她飞得快。湿乎乎换了一个又一个没有一个带我打联机的(눈_눈)难过


许愿神州平板呸美丽精卫呸符华上仙快来到我身边(捂脸)


【赵缺】图书馆大战第二季

【姓名】:赵缺

【性别】:♂

【职业】:琴师

【世界观背景】:主西幻向世界

【外貌】:黑发黑瞳,右眼上方有一颗痣

【特殊能力】:金属概念领域:一定范围内控制金属

【简单故事】:

金与纸纪元1018年十三月一日,〔金与纸的誓约岛〕码头停泊着上百条大大小小的船只。一艘由神州东部开往〔金与纸的誓约岛〕的船上,堆满了货物的仓库里,一个木箱轻轻动了动。而后,箱上的锁悄无声息地化成了一滩水银,顺着高高堆起的箱箧间的缝隙流淌消失。木箱的盖子被轻轻掀起一条缝,而后猛地翻开,一个少年露出头来,神色迷困,鼻子上还挂着一个闪闪发光的鼻涕泡。

“请不要拥挤,拿好自己的行李,不要漏带错带,感谢您的合作。”货舱门外的广播中传出甜美的女声。少年一惊,赶紧缩回箱子中。旁边货箱上的金属锁和金属包边像液体一样化开又重新凝聚成一只蜘蛛的形态,迅速爬到少年所在的箱子上,找准锁的位置,紧紧裹了上去,不一会,这个箱子就和从来没打开过一样了。赵缺蜷在箱子里,背抵着他的琴。他隐约听见货舱的门被打开,一群人涌了进来。紧接着,他所在的箱子被舱顶的机械臂抓起,失重的感觉一时让赵缺感到不适,不过箱子很快就被放到了地面上,然后像被运到了推车上。不一会,赵缺看见木箱的缝隙中透进了阳光,带着海的气息的风顺着狭小的夹缝钻了进来。

果然还是海边的空气令人快乐呢。赵缺心里想着,很快,他的箱子和另一堆箱子被整整齐齐地码入了货车的车厢内。赵缺心道:一定要在最上面啊一定一定……

许是祈祷起了作业,装着赵缺的箱子放在了最上面的一层。工人们干完了活,纷纷散去。货车缓缓启动,而此时,赵缺已经背着琴钻出箱子。在一堆箱子间盘腿坐下,轻而易举地打开旁边的箱子,摸出一个苹果,用袖子擦了擦,啃了一口。苹果很好吃,香脆清甜。赵缺很快吃完了一个苹果。

参加誓约小队选拔赛,光是地区海选就已经把赵缺的钱花光了(赵缺自己认为),坐船要花的钱他哪里付得起,所幸第一次逃票就圆满大成功。

“期待着一周后总赛的战斗。”赵缺点了点自己手腕上通讯屏的光屏,发送出一条消息。抱起自己的琴,在货车拐弯时找准机会纵身跃下货车,很快消失在了无人的小巷里。

货车到达了卸货地点,工人搭着梯子爬到车顶准备卸货。然而,留给他的是半箱苹果核和一张纸,上面写着神州的语言:“谢谢(❁´◡`❁)*✲゚*”

还他妈有个颜文字。

🐴🐴吐槽(其实是补充设定?):

赵缺酱,来自神州东部的少年琴师。自称天才然而人如其名是个缺货,自认为很穷,常语“苍蝇再小也是肉”(也许是抠门)。非常能吃(大概遗传自他妈我),相貌偏幼齿,然而是一个战斗狂。

标准琴师的战斗方式是在队伍中部弹弹琴使用魔法攻击辅助,而且琴一般用古木制成,配以附魔装饰品增加战力。

赵缺的琴身是用青铜浇筑成的,这大概已经不能算一把琴了,准确说可能是精致一点的金属块。他习惯的战斗方式是扛着琴打近战,上百公斤的重量他可以凭借着异能〔金属概念领域〕轻松挥舞起来。

赵缺:有哪个好心人能资助一下我的午饭吗我真的穷到吃不起饭了

>cp情剑,假的双向暗恋,云冥云岚张幻云友情客串

>现代向。是脑洞爽文,oocbug多。好像没人写这个梗那我先毁一下试试


曹德智的同学臧鑫高中毕业后选择了报考美院。他经常会在空间里发一些日常的作品和吐槽。有时候嫌弃食堂的饭菜难吃,有时候发一张打着厚水印的商稿或者潦草摸鱼,曹德智只是看看,从来没有点过赞也没有发过评论,他在臧鑫的列表里好像一个不存在的人。

有天,曹德智刷主页刷出了一张表格。

【测试一下你对朋友的了解程度】

他点了进去。

【1.你第一个想到的人是谁】

臧鑫吧,刚刚还看到他发动态了呢。

【2.你见到ta的第一天,ta在做什么】

曹德智想了一会,才想起了和臧鑫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臧鑫大概是感冒了,脸上戴着一次性的蓝色医用口罩,站在垃圾桶边掏自己书包里的鼻涕纸。曹德智难以相信他的书包里有那么大的空间,扔掉的白色卫生纸团占据了半个人高的大垃圾桶。

臧鑫清空了杂物,才发现曹德智在看他,于是用一种哑哑的带着鼻音的声音对他说:“……我还有卫生纸,你要吗?”

臧鑫的声音那时候居然有点不可思议的软,像块糊满糖果和奶油的蛋糕。曹德智莫名觉得有点饿,于是摸了块糖丢进嘴里,却不是想要的味道。

【3.ta说过的一句最令你难忘的话是什么】

每一句都挺难忘,曹德智这么想。

【4.和ta拍的第一张照片还保存着吗】

第一张照片是军训的时候拍的大合照。曹德智滑到相册的最后一张图片,一群晒得和松花蛋差不多的,套着迷彩服的少年少女挤在一起,对着镜头露出一口白牙。体育委员云冥实力抢镜,拿着一把仿真枪作出对镜头扫射的动作。

【5.ta最近一次发过的动态/博客是什么内容】

刚刚收到消息,还没点进去看,是一张画。


后面的问题就都有点索然无味了,都是关于日常生活的问题,一些小习惯,各种个人资料式盘问,星座年龄身高体重生日……搞得跟一个相亲问卷一样。

看着屏幕右侧的滑标慢慢下降到最底端,曹德智自己都不敢相信,几十个问题他居然都能回答上来,看来身为朋友自己还是很称职的。

最后一个问题来了。

【f.再想一个朋友吧,这些问题还能回答出来吗】

再想一个,比如……张幻云?算了吧,哪那么多时间想他啊。大脑的储存空间记点什么不好。


问卷到了底端。

【如果最后一个问题想不到,而第一位朋友的问题全部回答正确,那么请刷新一下空间吧,或许会有好事情发生哦】

【制作人--by云岚->你们可以结婚了】

曹德智打开自己的主页,刷新了一下,并没有人发新动态。臧鑫之前发的那张画还是在页面最顶端。奇怪的是,底下没有一个赞和评论。

曹德智点进去看了看,臧鑫配了一句话“可以看到的人,点开试一下❤”


略缩图是一张普通的天空景物画,点开,却变成了一条星河,几颗星星被连在一起,描绘成星座的形状,仔细分辨可以看出是几个字母:

【 love 】


曹德智点了他和臧鑫成为好友以来的第一个赞,页面下方瞬间多了一个星号和一个浏览量。数字定格在1上,

一动不动。


空间的限制观看很好用。曹德智这么想着,把图片设为了空间背景。


蓝歌:法怼怼法怼怼法怼怼法怼怼法怼怼法怼怼法怼怼……
法华:幼稚无聊不清醒。

xswl这是什么新奇物种。补完感觉官逼同死同不得不死,这他妈已经是就地结婚了吧www法蓝我磕爆。
什么abo车啊我不记得了耶。

群里大佬又打架辽

※脑洞/ooc流/短打,时间是大排档段子的后续,错别字和bug有空再改(可能有后续)

※cp情剑+海天,居民楼背景,我私心麟邂了)月月emm给娜儿了

※凌梓晨:科学即生命!(所以你秃了)


【三水公寓楼居民交流群】


-12:23-


多情斗罗第一帅:看看曹德智给我带回来什么好东西【发布图片】龙虾壳是好东西吗为什么他要装一袋子这玩意回来???


龙夜月:年轻人少吃烧烤。


云冥冥冥:什么??老曹也太不够意思了,都不喊我去撸串【委屈巴巴.jpg】


明镜高悬:我刚下班,饭还没吃呢。


多情斗罗第一帅:@ 明镜高悬 你今天又干什么去啦,天天搬砖吗哈哈哈


明镜高悬:哥屋恩。我是建筑师,搬砖的在这儿呢@ 敬业乐群唐50


敬业乐群唐50:谬赞谬赞我只是个窥屏的【冒汗.jpg】这么晚了前辈们都不睡吗?


龙夜月:我倒要看看这群资本主义的小年轻白天一副肾虚脸晚上到底都干什么。


云冥冥冥:我搞设计的,晚上肝图快嘛


陈新杰:所以你把我锁在书房外面了?@ 云冥冥冥


龙夜月: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看透一切.jpg】


敬业乐群唐50:我错过了什么?_?怎么连龙老都会发表情包了?


多情斗罗第一帅:50已经落后于时代的脚步了【滑稽.jpg】


敬业乐群唐50:查房先弧一步


云冥冥冥:哟,标点都没来得及打,看来小邂邂来势凶猛啊


陈新杰:好像你最后带标点了一样,快把书房门开开,该睡觉了。


云冥冥冥:!!??我才不开。你长大了不需要爸爸的陪伴了。


陈新杰:我一个人睡睡不好,要不明天我帮你一起画图建模吧……【流泪.jpg】


云冥冥冥:……真是


【用户-陈新杰-和用户-云冥冥冥-已被管理员-龙夜月-移出本群】


龙夜月:资本家的泪水不可信。


明镜高悬:【送出“烟花”道具×1】普天同庆,皆大欢喜。我早看这两个撒狗粮的不顺眼了。


多情斗罗第一帅:所以张幻云是小狗。


道是无情却有情:臧鑫你去个厕所去了半小时了。


明镜高悬:哟。


龙夜月:年纪轻轻就便秘啊,都是生活习惯不好。


明镜高悬:臧鑫呢,臧鑫呢@ 多情斗罗第一帅  出来呀嘻嘻嘻。刚才谁说我是小狗啊?【一拳一个臧鑫怪.jpg


明镜高悬:@ 神笔🐠🐠 此时需要老余用神笔马良画一个监控


神笔🐠🐠:明天还有好几个项目,这么晚不睡真的大丈夫吗【离线自动回复】


多情斗罗第一帅:哈哈哈哈哈哈哈自动回复,你平时的晚上都是怎么骚扰神笔斗罗的啊,神笔马良是什么新型武魂xswl


明镜高悬:呵,不便秘了?


多情斗罗第一帅:不说了,祝你明天搬砖。我睡觉去了。


龙夜月:散了散了,明天要开始交暖气费了啊@ 全体成员


【管理员-龙夜月-发布公告:明日起开始收暖气费和本月水电费,另此群中过度秀恩爱者一律踢人望众知。】


-3:41-


世界第一的发明家凌梓晨:哟吼~我下班啦~


世界第一的发明家凌梓晨:???人呢?你们睡觉也太早了吧。我也睡觉去辽。


-3:59-


世界第一的发明家凌梓晨:早上好!


世界第一的发明家凌梓晨:还是没人吗?没人那算了吧,我想给你们看看我的新研究呢……我要去上班了哦。拜~





重点错误

*来个智障短打

*臧鑫:我滴沙雕闺女哟

  曹德智:你又教她什么东西了?

  臧鑫:我不是我没有


臧鑫他闺女小曹一日放学,背着书包气喘如牛:“爸,我……再也……不想跑步了……”

臧鑫搅拌着碗里的蛋糊,恨铁不成钢地说:“你怎么天天这样呢,体育是要考试的。”

小曹说:“真的,太累了,我跑得特别艰难。”

臧鑫说:“还是你锻炼的不够多,想当年你爹徒步爬雪山分分钟登顶,都是追我追出来的。”

小曹说:“那爹他等级多高啊,再说了我们考试又不考爬……”


小曹突然一惊,脑海中灵光一闪,她明白了,她爸这是要她过年带回来个对象啊!啧啧啧,这拐弯抹角说得,恐怕她听不懂呢。


“原来啊!我竟如此的机智。”小曹一面被自己的智慧所折服,一面说:“爸你放心,我会找个让你满意的!”

臧鑫打开电饼铛,说:“好好学……习……嗯?”


晚,曹德智下班了。

小曹扑上去:“爹爹爹,你快给我讲讲你当年怎么追爸的,我也找个人追一追,顺便提高一下体育成绩。”


曹德智:“什么玩意???”


我亲爱的小巫师

lof存档,是王子轰轰和小巫师久
如果撞梗了请告诉我鸭,因为巫师pa好像很多人都用过(小声bb)

王子轰焦冻最近生病了。他开始不说话,也不笑,平时不愿意走出房间,吃饭只愿意在自己房间里吃。国王和王后非常担心,于是贴出告示,重金招募能治疗王子的医生,治好了还有机会获得预选王妃名额。

一时间,全国上下大批大批妙龄未婚女性聚集在王城,不管有没有医术,王妃的位子是必须要争的,万一就能和王子看对眼了呢?

无奈,国王只能加了一句女性除外,不过他忘了把那句有机会获得预选王妃名额删去。

绿谷出久是森林里面的小巫师,跟着大巫师欧尔麦特学习炼金术。有一天,欧尔麦特拿着一张纸回来,告诉绿谷出久让他去参加一下这个活动。

绿谷小巫师捏着纸左看右看,问:“这个不是治病的吗?可我……”

欧尔麦特大巫师说:“绿谷少年哟,咱们已经多久没吃过大餐了,这个去参加参加不仅有奖金,说不定还能当官呢。”

绿谷小巫师很想说你出去走一圈就有人请你去当官为什么还要我去当苦力但他忍住没说。

于是绿谷出久收拾了一个小背包,带着欧尔麦特给他的祝福向王城出发了。

夜晚,绿谷出久到达了王城,他按照欧尔麦特的话去了王宫。

“我是一名,魔,魔药师……我是来看病……不是,是给人看病的。”绿谷出久仰起头,有点磕巴地背着欧尔麦特教他的话,这个守卫有点太高了,他的脖子仰得有点难受。

守卫说:“现在已经过了时间了,王子和国王王后都已经休息了,你明天早上再来吧。”

绿谷小巫师被无情的赶走了。

肚子有点饿了。

绿谷出久绕着沿山修建的城堡走了一圈,发现山腰上有个小平台,他找到背包里的飞行扫把,慢悠悠飞了上去,落在了平台上。这里的视角真好,整个王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绿谷出久坐下来,在背包里翻出一块饼干,一边看风景一边吧唧吧唧地嚼。他还把腿伸到外面,在风里乱晃悠。

“又是一个医生?”平台上上来了一个人。

“唉!?”绿谷小巫师一惊,嘴里的饼干来不及咽下去,剧烈地咳嗽起来。

轰焦冻的心情有点不太好,最近他爹妈老是找些神神叨叨的医生说给他看病,现在好,都领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了。

“唔……我不是医生,不对,我是医生,听说有个人病了,我师傅让我来给他看病。”绿谷小巫师缓过劲来,匆忙解释,“这里是你的地方吗?我只是上来吃个饭啦,这就走哦,打扰啦。”

他把剩下的半块饼干叼在嘴里,跳上扫把就要走。

“等下,我不是要赶你走……你慢慢吃……”轰焦冻看着少年脸上明显的失落,心里没由来地一颤,下意识地挽留。

“啊,谢谢你。这里的风景超好看的。”绿谷出久送了口气,把嘴里的饼干拿下来小口小口地咬着。

“……”轰焦冻一时间找不到话题,“你……在吃什么?”

绿谷小巫师惊呆了:“唉,你没有吃过饼干吗?”

“吃过,但不是长成这个样子的……”轰焦冻挨着绿谷出久坐下,他闲来无事时经常坐在这里远眺,却从来没发现风景这么好。

绿谷出久盯着轰焦冻看了一会,有点不情愿地掰下了饼干的一个角:“你……尝尝?”

“ 不了吧。”轰焦冻看着少年旧袍子下白白嫩嫩的手,觉得光看看就可以。

“你吃一口吧,就一口!”绿谷小巫师倒有点不好意思了,直接撑起身子,把饼干塞进了轰焦冻的嘴里。

一股猪排饭的味道。

轰殿下确实没吃过。

“是我自己做的哦。”绿谷小巫师的眼睛里正在发光,有星星要掉出来了。

轰焦冻似乎被星星砸晕了头,回答:“很好吃……”

“你说,你是来给谁看病的?”轰焦冻问。

“等等……”绿谷出久从包里翻出一张纸,照着上面的字念道,“轰,焦,冻。就是这个人!底下还有照……”

轰焦冻觉得他一个字一个字念名字的样子简直过分的可爱,受到惊吓呆愣的样子也过分的可爱。

“照……片……”绿谷小巫师念不下去了。

“绿谷出久。”

“嗯?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城里开始放烟花了,啪地一声炸开又消散在星河下。轰焦冻拉下绿谷出久巫师帽的宽大帽檐,把脸凑了过去。

又有一朵烟花在心里炸开了。

许多年前,轰焦冻还是个小小王子的时候,他的国王父亲就反复给他灌输“你是要成为国王的人,你将来要超越欧尔麦特成为大陆第一巫师”诸如此类的思想。在他承受不住高强度的训练跑到王宫后的草丛里藏起来哭时,一个毛茸茸地脑袋凑了过来,问:“你很疼吗,你一直在哭呀。”

“疼。”心里也疼。

“吧唧。”小脑袋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妈妈说过,亲亲就不疼了,你别哭了。”

小小轰愣住了,爸爸妈妈从来没这么亲过他。

“出久……出久……快回家了……”年轻女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啊,妈妈喊我回家啦。我叫绿谷出久,住在炼金森林里,你如果不开心的话,要来找我玩啊。”毛茸茸爬出草丛,抖了抖一身的泥土,向他挥手。

一如多年以前,是你融化了我的坚冰啊。

老攻外交大排档

*情剑+法蓝//是短打//摧残完两位夫人把魔爪伸向两只老攻
*ooc泥石流脑洞塌方事故现场预警//困有错字回来再改吧qaq

蓝歌是个家庭主夫,他家先生法华总是很忙碌很严肃的样子。

臧鑫也是个家庭主夫,他家先生曹德智也总是很忙碌很严肃的样子。

于是做邻居时间还不久的两位先生,并不知道各自的夫人已经暗搓搓地开始好闺蜜计划,他们对彼此的印象还停留在表面的忙碌和严肃。

直到法华在常去的地摊烧烤上遇见曹德智。

果然人不可貌相。法华理了理西装的领结,三观企图重建。

于是他点了一盘小龙虾,从包里掏出自己的保温杯,坐到正在等菜的曹德智对面。曹德智的面前摆着两瓶彩色的酒水。法华近距离一看,嚯,两瓶果汁。

而他手里的保温杯的浅褐色茶水上还跳动着几颗胖大海和枸杞,两粒红枣占据了水面的大半个面积。

一样一样。法华在心里默念。

两只老攻很快聊到一起去了。

“臧鑫可粘人了。”曹德智咚咚咚灌下去一瓶果汁,面色正经,“他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喜欢穿我衣服。”

法华不知如何解释这种比较新奇的情趣,他只能一边“是吗”“啊”“哦这样啊”一边喝自己的养生茶。

“他尤其喜欢做东西吃。”正好菜全上来了,曹德智顺起一只龙虾,咔地捏碎了壳,眉目间是法华熟悉的标准的试吃老婆菜完成脸。

“蓝歌也很喜欢,他的购物车里永远都是我不认识的调料。”法华终于找到了共同话题。

关于夫人热爱爱(hei)心(an)料理的事情,这两位先生很有发言权。

“虽然他做的不难吃,但总感觉……嗯……”曹德智无法形容。

法华深有所感:“他总有一种迷之自信,但做完一会就消失了。”

“唉……”两位试吃专业户长叹一声。

“每次做完都得我吃光,不能让他祸害家里的小朋友。”曹德智边吃边说。

“蓝歌不敢给家里的崽吃,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法华突然欣慰,这终于不是以前“幼稚”“无聊”“不清醒”的日子了。

曹德智和法华家里都有个不省心主夫。

可他们偏偏都还挺喜欢的。

这就是猴子的便便吧。

两人坐在一张小方桌上聊啊聊,面前的龙虾壳和铁签子堆成了小山高。两人从自己暗恋明恋结婚生崽婚后事聊到天文地理哲学工作朋友圈。

曹德智感慨:“我也曾经用六十年去守护一段时光啊。”

法华:“我也……???”

两人交换了一下年龄讯息。

法华的表情和开完夫人外交茶话会的蓝歌的表情统一了。

“……”法华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各种意义上的年轻,他只能大口往嘴里塞肉。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摆地摊的人都开始卷铺盖蹬三轮飞快逃跑。“城管来啦!”有人喊。

烧烤摊也乱了起来,老板慌慌张张地把工具和小桌子小凳子往车上抬,人们都把钱放桌子上拎着剩菜赶紧走人,只有法华和曹德智两人摸摸包。

“好巧。”

“我也是。”

于是两人十分没良心地溜达回去了。

回家后

夫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两人一个跪了法典一个跪了无情剑,原因是今晚的试吃预定先生们毁约了。

end

猴子的便便,一切都是猿粪(缘分)啊。

一个sd置顶


你好我是八楪,叫蛾蛾也ok
蹲圈杂,文笔渣,热爱ooc沙雕文
常年蹲情剑,半身躺原创
是个孩厨,喜欢原耽,只挖坑不填坑的狼灭
只要你喜欢苏轼先生的定风波我们就是好朋友
但霍去病和辛弃疾先生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