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楪姬

【混乱向】那啥子的聚会

*搞事写作,ooc我的,他们彼此的。


*千古东风同学我对不起你。


*张幻云同学我对不起你。


*现代化,搞事王臧鑫云冥上线。关于老曹抗走臧妹回来单写一篇车嘿嘿嘿嘿;-)。全程瞎编


emmmm,曹德智看着包厢里的一片混乱景象,只想呵呵呵。


明明只是自家社团成员假期聚会而已,却混进来了一大堆不明人员,自家的人也都疯了一样。


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电竞社成员陈新杰喝的面色酡红,眼含热泪地抱着麦克风撕心裂肺地吼唱着:“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嗝…唯一的神话……我只爱…嗝……你……”在唱歌期间数次遭到不明攻击,怀疑为龙夜月所为;同样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欲望老魔正推销着自己的秘制酿酒;唐舞麟和徐笠智早已吃光了包厢里的食物,出门找吃的去了;谢邂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原恩,正被她按在地上灌酒;雅莉本来玩得很高兴,结果接了个电话,匆匆地就走了。


唉,也不知道臧鑫和云冥跑哪儿去了,现在还没到。


曹德智拿起桌子上的奶茶,吸了一口。嗯,柳橙味珍珠奶茶,要是被臧鑫看到,得高兴死他。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的并不是之前出去拿食物的唐舞麟和徐笠智,而是迟到许久的臧鑫与云冥,和刚刚出门的雅莉。


“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来?”有人问。


云冥的右手上打着石膏,吊在肩膀上,臧鑫的头上缠着一圈绷带,脸上还糊了俩OK绷。


“咦,云冥你手怎么了?臧鑫你……走路撞墙了?”龙夜月有些奇怪。


“才不是撞墙了啦!我们采购完社团家具,走高速回来出收费站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超豪华的跑车,一下子就从旁边过去了,云冥看看车牌号,发现是千古东风的车。”臧鑫早已蹭到了曹德智身边,揽住他的胳膊,夺下手中的奶茶吸溜了两口。


“然后怎么样啦?”有人大声问。


“咳……我俩商量了一下,掉头把他给拱了。”云冥清清嗓子,接口道,“然后嘛,没想到这车后劲还挺大, 我的手有些骨折,臧鑫坐在后面,被飞出来的碎玻璃割了两下。我刚才给雅莉打电话,就是让她赶紧带我俩跑路的。”


“蛤蛤蛤蛤蛤干得漂亮!”


“那个……手没什么事就好……”


“你们这么做不怕千古丈亭失去他亲爱的爷爷吗!?”


“真是……干得太棒了!”


“哈哈哈哈嗝……”


“也不知道把千古东风拱死了没……”臧鑫把杯子往曹德智怀里一塞,伸手就去够桌子上幸存的两块点心。臧鑫吃的很香,并没有看到曹德智黑成乌云的脸色。


众人讨论得正欢呢,就见社长扛着一脸懵逼连点心都没吃完嘴上还都是渣子的副社长,挤开人群大踏步地走了。


“喂,你们干嘛去……”有人喊。


“别别别,人家小两口讨论讨论感(假装有哲学符号)情,咱们继续玩。”云岚早看出来那两个家伙要去干什么,拉住了义愤填膺就要冲上去的人。


“哈哈哈哈哈继续玩!”


“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好耶!不过有没有人把陈新杰拉下来,没人告诉他他唱歌很难听吗?”


“你告诉他了……”


……


这场聚会一直玩到了深夜,知道众人都累得不行,这才堪堪解散。一堆堆拖家带口地往路上去了。


只有陈新杰没人要,一个人睡在马路牙子边……


……


张幻云很着急,因为他已经在高速路上堵了好几个小时了。前边有两辆车拱到一块去了,而且拱了人的那辆车车主早就溜了。事故还蛮严重的,被拱跑车上带着大半车西瓜,碎了一地的红水,交通已经完全堵塞住了。


张幻云觉得自己想去厕所。


……
酒吧人员同样生气,因为他们买的所有吃的全被四号包厢吃光了。


唐舞麟&徐笠智:怪我喽?

「可可利亚×雷电龙马」冻结

*对于崩崩崩中一把太刀介绍的臆想……

*这,这对也很好吃嘛……

*误导向脑补

-在那层厚厚的崩坏能隔绝屏障之后,是我最渴望得到的人。-

可可利亚抚摸着身前冰冷的玻璃,凝视着那张冻结在寒冰之中的面庞。即使生命已经永冻终结,他的脸上依旧带着浓浓的恨意与不屑。

-为了得到他,即使是作恶人,我也心甘情愿。-

雷电龙马的实验是失败的,这把刀的力量还远没有达到能够封印律者的级别,但它的刀刃之中蕴含着大量的冰元素崩坏能,冻结律者级别以下的死士或崩坏兽绰绰有余。

雷电龙马,用这把刀杀死了自己。

-他的女儿,第三律者,长得与那个女人真是像极了。-

可可利亚没有想到,在那场她制造的大型人工崩坏中,在长空市,还会再见到他的女儿,雷电芽衣。

真像啊,无论是口鼻,还是眉眼……她轻轻地摸着雷电芽衣的脸,“和那个女人,真是像。”

-瓦尔特,请先不要伤害雷……第三律者,我自有办法。-

可可利亚没想到的是,瓦尔特中途突然后悔,决定直接取出雷电芽衣的律者核心。

幸好……有她们在,他们保护了他的女儿……

“让我,成为最坏的人吧……”可可利亚站在玻璃前低吟。

……

“这是什么刀啊……还冻结律者,真的有这么厉害吗?德丽莎,这把刀是……芽衣的爸爸制作的!?”

“嗯……”

“那它怎么会在休伯利安的武器库记载中啊?那不是逆熵的东西吗?”

“不知道。也许,是一个约定吧……”

远处传来姬子的呼喊:“琪亚娜!吃午饭了!”

“哎!得嘞!”

德丽莎摸摸头,看着跑远的侄女,叹了口气。

“那只母狐狸,也真够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