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楪

情剑女孩/原创厨/辣鸡画手段子手/=白厄纪/白蛾子
有人在吗有人一起玩有人一起打游戏有人一起追剧有人一起合绘有人一起摸段子有人扩列吗没有我一会再问XD

激情磕cp 邪教警告XD

昨天抱着阅读器把血神军团篇又刷一遍,突然发现唐舞麟×江五月这对可以
是糖浆组!天天想着反攻的霸王龙却被腹黑金龙压在身下边骂脏话边红着脸嘤嘤嘤(萌点奇异的杂食  X)

摸鱼+段子+ooc警告(/图倒了是怎么回事啊嘤嘤嘤

曹德智发觉黑眼圈真的很严重,张幻云那个没什么眼神头的玩意都看到了,于是他开始买眼膜。
然后买成了一个购物狂。(臧:咦这不应该是我的角色吗
某日凌晨,老曹终于手快抢到了最后一个打折名额,然后……跳闸了。
曹德智眼膜都掉了。
望着漆黑一片的屏幕,他强忍拔出无情剑的冲动安慰自己:你是优雅的情剑男孩不能生气 要忍要冷静要镇定不能拔剑不然明天得跪多情剑 眼膜何处不打折何必只眷一枝花……

蛤蛤蛤蛤脑洞要突破天际了为了不被无情剑削我先溜一步顺便张幻云是真本命(怕不是假粉,黑眼圈设定见上一张情剑摸鱼

摸可爱云云,有海天背景

(派大云的辛酸心路,设定可接上一篇情剑海绵宝宝

云冥不知道二胡卵子是什么意思,于是回家度娘了一下。然后他气得发誓,以后绝对不去找臧鑫一起抓水母。

(擎天神枪理解主人的愤懑,但它不想做捕水母的网子。

*智障段子/ooc石乐志警告/求婚警告/海天/情剑

臧鑫喜欢上了海绵宝宝,天天和曹德智说要住深海里的大菠萝。

于是有一天,曹德智说带他出去玩,到了海上潜水。

臧鑫沉下去一看,海底有一座城,是电视上的海绵宝宝住的城市。

他俩进了防护罩,臧鑫说:“老曹你怎么做到的……我快要感动哭了……”

曹德智答非所问:“这里的防护罩是请舞麟做的,非常结实,也没有海魂兽敢攻击……看那边。”

臧鑫顺着曹德智的手看过去,是一座类似于垃圾桶形状的破破烂烂的铁皮圆筒屋。

“……痞老板?”臧鑫犹犹豫豫地问。

“那是梓晨的研究所。”曹德智憋出来一句。

铁皮屋上翘起来一小块铁皮,凌梓晨的脑袋勉强从中挤了出来:“喊我凌老板!!!”铁皮嘭的一声又收回去了。

“呃,她企图把永恒天国再,拆出来。”曹德智解释。

“哦,叫她注意安全。”臧鑫麻木。

往前走,看到了竖着贝壳牌子的蟹堡王,曹德智说:“史莱克开设了深海分院,这里就是他们的食堂了。”

臧鑫并不关心学院食堂在哪,他只想知道海神缘大会怎么搞。千里迢迢赶回内院,或者漂在海面上办?

“好了。”曹德智拉着臧鑫站在路的中央,臧鑫向前看,路的尽头是一座小小的椭圆房屋,金黄的菠萝外形。旁边不远还有一个插着天线的大石头。

臧鑫真的要感动哭了,他扭头去看曹德智,曹德智解释说:“旁边的石头底下是陈新杰和云冥住的地方。至于菠萝屋……”

他说:“以后,这就是我们的家了。”

臧鑫说:“唉,你干嘛……”

后面有声音说:“难得老曹一片苦心嘛,咱两家离得这么近,以后还可以去公园里抓水母。”

臧鑫回头,云冥、陈新杰、唐舞麟、凌梓晨、张幻云…………好多好多人站在后面,这会儿臧鑫的眼角已经有些红了,他说:“喂,你们……”

“好了。”曹德智的声音将臧鑫的思绪重新拉回,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单膝跪在了地上,手心里还托着一把钥匙,钥匙上挂着一枚戒指。

“做家里的主人,你愿意吗,臧鑫?”

“yooooooo~”后面一伙人开始起哄。

臧鑫没回答,他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气氛有一刹那的尴尬。

曹德智心说:“完,该不会太突然他接受不了吧……”

臧鑫终于说话了,他哽咽着,脸上带着笑:“我不要和云冥那个二胡卵子抓水母,我要和你去。”

两个人都笑了。

end

云冥:what???二胡卵子是什么玩意???

摸鱼


臧宝宝复活之后老睡不好觉
于是老曹夜里经常被臧鑫的手挠醒,边挠还说梦话:“老曹……呜呜老曹……”
于是曹德智只能像哄孩子一样把臧鑫拖到怀里安慰:“没事没事,我在呢……”


后记:张幻云经常看到曹德智黑着眼圈来上班,于是在某天语重心长地跟他说:“其实吧,这个过度纵欲对身体不好……”
当天他就被无情剑削了。

【混乱向】那啥子的聚会

*搞事写作,ooc我的,他们彼此的。


*千古东风同学我对不起你。


*张幻云同学我对不起你。


*现代化,搞事王臧鑫云冥上线。关于老曹抗走臧妹回来单写一篇车嘿嘿嘿嘿;-)。全程瞎编


emmmm,曹德智看着包厢里的一片混乱景象,只想呵呵呵。


明明只是自家社团成员假期聚会而已,却混进来了一大堆不明人员,自家的人也都疯了一样。


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电竞社成员陈新杰喝的面色酡红,眼含热泪地抱着麦克风撕心裂肺地吼唱着:“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嗝…唯一的神话……我只爱…嗝……你……”在唱歌期间数次遭到不明攻击,怀疑为龙夜月所为;同样不知道怎么混进来的欲望老魔正推销着自己的秘制酿酒;唐舞麟和徐笠智早已吃光了包厢里的食物,出门找吃的去了;谢邂因为不小心得罪了原恩,正被她按在地上灌酒;雅莉本来玩得很高兴,结果接了个电话,匆匆地就走了。


唉,也不知道臧鑫和云冥跑哪儿去了,现在还没到。


曹德智拿起桌子上的奶茶,吸了一口。嗯,柳橙味珍珠奶茶,要是被臧鑫看到,得高兴死他。


这时候,门开了,进来的并不是之前出去拿食物的唐舞麟和徐笠智,而是迟到许久的臧鑫与云冥,和刚刚出门的雅莉。


“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来?”有人问。


云冥的右手上打着石膏,吊在肩膀上,臧鑫的头上缠着一圈绷带,脸上还糊了俩OK绷。


“咦,云冥你手怎么了?臧鑫你……走路撞墙了?”龙夜月有些奇怪。


“才不是撞墙了啦!我们采购完社团家具,走高速回来出收费站的时候,看到了一辆超豪华的跑车,一下子就从旁边过去了,云冥看看车牌号,发现是千古东风的车。”臧鑫早已蹭到了曹德智身边,揽住他的胳膊,夺下手中的奶茶吸溜了两口。


“然后怎么样啦?”有人大声问。


“咳……我俩商量了一下,掉头把他给拱了。”云冥清清嗓子,接口道,“然后嘛,没想到这车后劲还挺大, 我的手有些骨折,臧鑫坐在后面,被飞出来的碎玻璃割了两下。我刚才给雅莉打电话,就是让她赶紧带我俩跑路的。”


“蛤蛤蛤蛤蛤干得漂亮!”


“那个……手没什么事就好……”


“你们这么做不怕千古丈亭失去他亲爱的爷爷吗!?”


“真是……干得太棒了!”


“哈哈哈哈嗝……”


“也不知道把千古东风拱死了没……”臧鑫把杯子往曹德智怀里一塞,伸手就去够桌子上幸存的两块点心。臧鑫吃的很香,并没有看到曹德智黑成乌云的脸色。


众人讨论得正欢呢,就见社长扛着一脸懵逼连点心都没吃完嘴上还都是渣子的副社长,挤开人群大踏步地走了。


“喂,你们干嘛去……”有人喊。


“别别别,人家小两口讨论讨论感(假装有哲学符号)情,咱们继续玩。”云岚早看出来那两个家伙要去干什么,拉住了义愤填膺就要冲上去的人。


“哈哈哈哈哈继续玩!”


“咱们玩真心话大冒险怎么样!?”


“好耶!不过有没有人把陈新杰拉下来,没人告诉他他唱歌很难听吗?”


“你告诉他了……”


……


这场聚会一直玩到了深夜,知道众人都累得不行,这才堪堪解散。一堆堆拖家带口地往路上去了。


只有陈新杰没人要,一个人睡在马路牙子边……


……


张幻云很着急,因为他已经在高速路上堵了好几个小时了。前边有两辆车拱到一块去了,而且拱了人的那辆车车主早就溜了。事故还蛮严重的,被拱跑车上带着大半车西瓜,碎了一地的红水,交通已经完全堵塞住了。


张幻云觉得自己想去厕所。


……
酒吧人员同样生气,因为他们买的所有吃的全被四号包厢吃光了。


唐舞麟&徐笠智:怪我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