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狩八楪

放飞自我的咸鱼玩家/喜欢苏轼老先生

只要你喜欢《定风波》我们就是好朋友

我亲爱的小巫师

lof存档,是王子轰轰和小巫师久
如果撞梗了请告诉我鸭,因为巫师pa好像很多人都用过(小声bb)

王子轰焦冻最近生病了。他开始不说话,也不笑,平时不愿意走出房间,吃饭只愿意在自己房间里吃。国王和王后非常担心,于是贴出告示,重金招募能治疗王子的医生,治好了还有机会获得预选王妃名额。

一时间,全国上下大批大批妙龄未婚女性聚集在王城,不管有没有医术,王妃的位子是必须要争的,万一就能和王子看对眼了呢?

无奈,国王只能加了一句女性除外,不过他忘了把那句有机会获得预选王妃名额删去。

绿谷出久是森林里面的小巫师,跟着大巫师欧尔麦特学习炼金术。有一天,欧尔麦特拿着一张纸回来,告诉绿谷出久让他去参加一下这个活动。

绿谷小巫师捏着纸左看右看,问:“这个不是治病的吗?可我……”

欧尔麦特大巫师说:“绿谷少年哟,咱们已经多久没吃过大餐了,这个去参加参加不仅有奖金,说不定还能当官呢。”

绿谷小巫师很想说你出去走一圈就有人请你去当官为什么还要我去当苦力但他忍住没说。

于是绿谷出久收拾了一个小背包,带着欧尔麦特给他的祝福向王城出发了。

夜晚,绿谷出久到达了王城,他按照欧尔麦特的话去了王宫。

“我是一名,魔,魔药师……我是来看病……不是,是给人看病的。”绿谷出久仰起头,有点磕巴地背着欧尔麦特教他的话,这个守卫有点太高了,他的脖子仰得有点难受。

守卫说:“现在已经过了时间了,王子和国王王后都已经休息了,你明天早上再来吧。”

绿谷小巫师被无情的赶走了。

肚子有点饿了。

绿谷出久绕着沿山修建的城堡走了一圈,发现山腰上有个小平台,他找到背包里的飞行扫把,慢悠悠飞了上去,落在了平台上。这里的视角真好,整个王城都能看得清清楚楚。

绿谷出久坐下来,在背包里翻出一块饼干,一边看风景一边吧唧吧唧地嚼。他还把腿伸到外面,在风里乱晃悠。

“又是一个医生?”平台上上来了一个人。

“唉!?”绿谷小巫师一惊,嘴里的饼干来不及咽下去,剧烈地咳嗽起来。

轰焦冻的心情有点不太好,最近他爹妈老是找些神神叨叨的医生说给他看病,现在好,都领到自己房间的阳台上了。

“唔……我不是医生,不对,我是医生,听说有个人病了,我师傅让我来给他看病。”绿谷小巫师缓过劲来,匆忙解释,“这里是你的地方吗?我只是上来吃个饭啦,这就走哦,打扰啦。”

他把剩下的半块饼干叼在嘴里,跳上扫把就要走。

“等下,我不是要赶你走……你慢慢吃……”轰焦冻看着少年脸上明显的失落,心里没由来地一颤,下意识地挽留。

“啊,谢谢你。这里的风景超好看的。”绿谷出久送了口气,把嘴里的饼干拿下来小口小口地咬着。

“……”轰焦冻一时间找不到话题,“你……在吃什么?”

绿谷小巫师惊呆了:“唉,你没有吃过饼干吗?”

“吃过,但不是长成这个样子的……”轰焦冻挨着绿谷出久坐下,他闲来无事时经常坐在这里远眺,却从来没发现风景这么好。

绿谷出久盯着轰焦冻看了一会,有点不情愿地掰下了饼干的一个角:“你……尝尝?”

“ 不了吧。”轰焦冻看着少年旧袍子下白白嫩嫩的手,觉得光看看就可以。

“你吃一口吧,就一口!”绿谷小巫师倒有点不好意思了,直接撑起身子,把饼干塞进了轰焦冻的嘴里。

一股猪排饭的味道。

轰殿下确实没吃过。

“是我自己做的哦。”绿谷小巫师的眼睛里正在发光,有星星要掉出来了。

轰焦冻似乎被星星砸晕了头,回答:“很好吃……”

“你说,你是来给谁看病的?”轰焦冻问。

“等等……”绿谷出久从包里翻出一张纸,照着上面的字念道,“轰,焦,冻。就是这个人!底下还有照……”

轰焦冻觉得他一个字一个字念名字的样子简直过分的可爱,受到惊吓呆愣的样子也过分的可爱。

“照……片……”绿谷小巫师念不下去了。

“绿谷出久。”

“嗯?唉,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城里开始放烟花了,啪地一声炸开又消散在星河下。轰焦冻拉下绿谷出久巫师帽的宽大帽檐,把脸凑了过去。

又有一朵烟花在心里炸开了。

许多年前,轰焦冻还是个小小王子的时候,他的国王父亲就反复给他灌输“你是要成为国王的人,你将来要超越欧尔麦特成为大陆第一巫师”诸如此类的思想。在他承受不住高强度的训练跑到王宫后的草丛里藏起来哭时,一个毛茸茸地脑袋凑了过来,问:“你很疼吗,你一直在哭呀。”

“疼。”心里也疼。

“吧唧。”小脑袋凑过来亲了他一下,“妈妈说过,亲亲就不疼了,你别哭了。”

小小轰愣住了,爸爸妈妈从来没这么亲过他。

“出久……出久……快回家了……”年轻女人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啊,妈妈喊我回家啦。我叫绿谷出久,住在炼金森林里,你如果不开心的话,要来找我玩啊。”毛茸茸爬出草丛,抖了抖一身的泥土,向他挥手。

一如多年以前,是你融化了我的坚冰啊。

老攻外交大排档

*情剑+法蓝//是短打//摧残完两位夫人把魔爪伸向两只老攻
*ooc泥石流脑洞塌方事故现场预警//困有错字回来再改吧qaq

蓝歌是个家庭主夫,他家先生法华总是很忙碌很严肃的样子。

臧鑫也是个家庭主夫,他家先生曹德智也总是很忙碌很严肃的样子。

于是做邻居时间还不久的两位先生,并不知道各自的夫人已经暗搓搓地开始好闺蜜计划,他们对彼此的印象还停留在表面的忙碌和严肃。

直到法华在常去的地摊烧烤上遇见曹德智。

果然人不可貌相。法华理了理西装的领结,三观企图重建。

于是他点了一盘小龙虾,从包里掏出自己的保温杯,坐到正在等菜的曹德智对面。曹德智的面前摆着两瓶彩色的酒水。法华近距离一看,嚯,两瓶果汁。

而他手里的保温杯的浅褐色茶水上还跳动着几颗胖大海和枸杞,两粒红枣占据了水面的大半个面积。

一样一样。法华在心里默念。

两只老攻很快聊到一起去了。

“臧鑫可粘人了。”曹德智咚咚咚灌下去一瓶果汁,面色正经,“他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特喜欢穿我衣服。”

法华不知如何解释这种比较新奇的情趣,他只能一边“是吗”“啊”“哦这样啊”一边喝自己的养生茶。

“他尤其喜欢做东西吃。”正好菜全上来了,曹德智顺起一只龙虾,咔地捏碎了壳,眉目间是法华熟悉的标准的试吃老婆菜完成脸。

“蓝歌也很喜欢,他的购物车里永远都是我不认识的调料。”法华终于找到了共同话题。

关于夫人热爱爱(hei)心(an)料理的事情,这两位先生很有发言权。

“虽然他做的不难吃,但总感觉……嗯……”曹德智无法形容。

法华深有所感:“他总有一种迷之自信,但做完一会就消失了。”

“唉……”两位试吃专业户长叹一声。

“每次做完都得我吃光,不能让他祸害家里的小朋友。”曹德智边吃边说。

“蓝歌不敢给家里的崽吃,他自知之明还是有的。”法华突然欣慰,这终于不是以前“幼稚”“无聊”“不清醒”的日子了。

曹德智和法华家里都有个不省心主夫。

可他们偏偏都还挺喜欢的。

这就是猴子的便便吧。

两人坐在一张小方桌上聊啊聊,面前的龙虾壳和铁签子堆成了小山高。两人从自己暗恋明恋结婚生崽婚后事聊到天文地理哲学工作朋友圈。

曹德智感慨:“我也曾经用六十年去守护一段时光啊。”

法华:“我也……???”

两人交换了一下年龄讯息。

法华的表情和开完夫人外交茶话会的蓝歌的表情统一了。

“……”法华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好,他觉得自己还是太年轻,各种意义上的年轻,他只能大口往嘴里塞肉。

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骚动,摆地摊的人都开始卷铺盖蹬三轮飞快逃跑。“城管来啦!”有人喊。

烧烤摊也乱了起来,老板慌慌张张地把工具和小桌子小凳子往车上抬,人们都把钱放桌子上拎着剩菜赶紧走人,只有法华和曹德智两人摸摸包。

“好巧。”

“我也是。”

于是两人十分没良心地溜达回去了。

回家后

夫人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两人一个跪了法典一个跪了无情剑,原因是今晚的试吃预定先生们毁约了。

end

猴子的便便,一切都是猿粪(缘分)啊。

自我介绍被追着打事故现场

大家好,我系渣渣蛾,今晚八点,一……(被打死)
对不起下面是正经的自我介绍了(鼻青脸肿)

镇狩八楪

人称蛾子,是十分烦人的生活系玩家,
好想勾搭太太但没胆子呜呜呜
外加随机上线的中二学渣

日常蹲冷cp,情剑法蓝真好磕(嚼笔)

本命是苏轼老先生(定风波心头白月光!!!)
(说实话温八叉先生也是喜欢的)(考试的眼神)

脑洞日常滑坡塌方泥石流,所以看见产出奇怪的东西不要奇怪(是谁住在深海的大菠萝里~)

是渣段子手和火柴人画手,孩子厨一只(脑洞嗷嗷待哺)

属性偏杂食,雷点少易勾搭(疯狂暗示一起浪)

想到什么还会再补充der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嘛(躺倒)今天有没有为喜欢的cp添砖加瓦?

算了写作业去。







夫人外交茶话会/下

*是脑洞的下篇//搞事注意
*情剑+法蓝,麟月客串/ooc有bug有现代pa


臧鑫和蓝歌都很开心,泡着茶就聊了起来。


“楼下的唐舞麟和古月娜小夫妻虽然经常吵架,但感情还是很好的。就是娜娜的娘家不太喜欢这门婚事,有事没事都要给他们添一添堵。”臧鑫嚼着嘴里的饼干,手已经又伸向了盘子。


“是吗,还有这样的啊……”蓝歌没怎么见过唐舞麟夫妇,他一边把茶倒进小巧精致的茶杯里一边说,“我的家乡那边崇尚自由,爱情什么的只要自己看对眼就行。可见他们确实非常封建……”


“唉呀,什么时候你看到他们娘家人,这个想法肯定会更深的……”臧鑫面前放饼干的盘子里眨眼间空了大半,他看着茶水中旋转舒展的茶叶,默默地在心里吐槽,一群高龄动物精确实封建……


“唐舞麟还兼职过画画老师,专门画他老婆。有一回班里一个暗恋50的姓龙的妹子,问唐舞麟他女友长什么样的时候,唐舞麟直接说:那些画都是她,还有她已经不是女友是老婆了……那个妹子的爸爸和老曹还是同事呢。”臧鑫打了个嗝。


“臧哥,你不介意的话,给我讲讲你和你家先生怎么认识的呗。”蓝歌在臧鑫旁边坐下来,顺走了盘子里最后一块饼干。


臧鑫挑起眉头,笑道:“行啊,你一会也跟我讲讲。我和老曹,那很久了啊……”





两人互相交流完恋爱历程后,臧鑫总结:“这么说咱们都是身体上先有了联系,然后发生了感情。”


“有道理。”蓝歌很赞同臧鑫的观点,只是他总觉得这话有点哲♂学。


“你家的姑娘很乖吧。”蓝歌问。


“唉,别提了……她那要叫乖,世上就没有熊孩子了……”一提到女儿,臧鑫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和无奈,“你们搬过来的那天我家不是在装修吗?”


“是啊。”


“那是因为她把墙画得实在没办法见人了。”臧鑫捂脸,“你家的怎么那么乖啊……”


“其实也不乖。”蓝歌说,“那是被他爹训的。”蓝歌想起了自己疑似开过挖掘机的老爸,那可是实打实的“亲爹”。


“只要不听话,就给他念法典。”蓝歌正色。


“我也对我家姑娘念过门规,但这对她似乎没什么用。”臧鑫说。


“哎哟……”两个带娃夫人同时长叹一声。


臧鑫摸摸自己的肚子:“我生完之后身材还好,但老曹做饭太好,我已经胖了好多了。你身材那么好,年轻就是美妙啊……”


蓝歌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小腹,突然想到了什么:“臧哥你看着跟我差不多大了,怎么我就年轻了呢?”


“你多大了?”臧鑫问。


蓝歌报了个数。


“哦。”臧鑫也报了个数。


于是直到茶(ba)话(gua)会结束,臧鑫告别,蓝歌眼神都带着一股莫名的惊异和敬佩。


_____________
正文end/感谢收看


__________
法华回家后


蓝歌:没想到臧哥这么坚强这么爱孩子,高龄孕妇生孩子太不容易了。


法华:所以现在多生几个吧。


蓝歌:你说的对……咦!?

夫人外交茶话会/上

//*一时脑洞,后续万年有/搞事向段子/情剑+法蓝
/夫人八卦会/ooc有bug有

三爹的居民楼里最近新搬进去一对带孩子的夫夫,住进了二单元的202。

正巧对面的夫夫也有个孩子,于是两对夫夫经常一起在小广场边遛孩子边交流性福生活的心得。

住201的情剑夫夫曹德智和臧鑫家有个闺女,住202的法蓝夫夫法华和蓝歌家有个儿子。两个小人没几天就打好了关系,家长之间也达成了友好外交。

某日,曹德智去送女儿去上魂导器辅导班顺路上班,正巧法华也送儿子去上元素应用课外班,然后应蓝歌的要求去买菜。两家先生走了,剩了两个夫人在家闲得难受,于是准备搞搞夫人外交,开一个家庭茶话会。

茶话会举行的地点在202室蓝歌的小花房里。蓝歌是名贵家族出身,自诩王子,刚搬进来就在阳台上搭了一个花房,种满各种鲜花,不带孩子的时候就在这里晒晒太阳喝喝茶,外表全然没有普通人家家庭主妇的忙碌和疲惫。

臧鑫带来了从冰火两仪眼茶店买(qiao zha)来的养生茶和自己做的饼干,蓝歌准备好了骨瓷烫金茶具和之前买来的茶点蛋糕。

上午九时十分,臧鑫带着茶和饼干来到了202。

臧鑫看着花房上的牌子---<情剑法蓝夫人外交茶话会>,蓝色的牌子上用彩色的颜料涂着几个大字,墨迹还是新鲜的。而蓝歌正拿着湿巾擦手。

“好看不,我用儿子的彩笔画的。”蓝歌挑着眉毛,手上一片斑斓,“但它居然漏墨,还染了我一手!”

臧鑫搁下手里的袋子,端详片刻评价道:“不错,和楼下的唐50有一拼。”

tbc

--
感觉这是最甜的两对惹,但法蓝好冷qaq/闲的时候要把abo的自行车开了





有了一个绝妙的脑洞/好想写啊但作业写不完了

假如是abo的话,蓝妹是o法哥是a
然后因为无双珠的联系,蓝妹一发情法哥相隔万里也能感觉到然后……(嘿嘿嘿嘿到了年轻人的时间了)

关于法蓝的废话

双男主什么的最喜欢了(cp滤镜万米厚
感觉是沉稳法师攻和傲娇骑士受(淡定攻和傲娇受
法哥三连:幼稚 无聊 不清醒(一把慧剑戳过来
反正现在激动的很,觉得等设定多点再摸同人比较好(各种羞耻play随便用
法蓝好磕,晨儿和大统统也好磕(强强好吃
至于那什么颜色的莲,当看不见好了/过激厨言论
无双珠真是个好东西(心满意足啃糖
比比和隔壁情剑谁更甜(都是一个爸爸2333

盯着海报看了一会又有了一堆废话脑洞:
(骚话曹ooc警告/勿上升)

在冰原上试图把唐50夫妇挖出来的唐门挖掘机部队收到了一个快递,是唐门总部宣传部指名传给工作领队曹德智和臧鑫的一张海报。

曹(捂心口作神圣状):终于,我也是有cp海报的情剑男孩了。
臧(没听明白):啊,这话好像哪里不对???

两人挤在一块,开始点评。

曹(认真对比):为什么这上边我比你矮?

臧(内心偷笑):……

曹(认真看图):为什么你能穿上高跟靴拿着小玫瑰满身骚气我却只能跟个小弟弟一样梳着受受的发型还一身迷之中二?我说有什么不对呢……

臧(无言以对):这您得问造型师……

曹(突然惊觉):等等,你居然露着肚子拍,不怕着凉吗!?快去喝热水!

臧(内心羊驼奔腾):我……我……(您关注点不对吧?

曹(气愤):怎么把我弄得像个小孩似的,你的这个都成年人羞耻play了吧……

臧(整个人2333):我说,咱这年龄也都是爷爷辈的了,你怎么还这么计较这个呢?

曹(磨牙):不行,我得给总部打通讯,举报这图逆我cp了。

臧(妈的智障哟):哎呦你多大了,丢不丢人啊?闹闹脾气行了啊,一会还得去挖50呢。

曹(突然想通):没事,反正今晚上回去床上见真章。

臧(惊恐):!?!?

占tag废话:
老曹有了新设定,那么两张摸鱼又废了(哭唧唧)
但这形象感觉……有点……受里受气?(完全不符小说中的中老年人形象2333)(但帅气的实在过分了!!!/吸曹)
臧妹:莫非有反攻的可……(嘴被老曹堵上了)

激情磕cp 邪教警告XD

昨天抱着阅读器把血神军团篇又刷一遍,突然发现唐舞麟×江五月这对可以
是糖浆组!天天想着反攻的霸王龙却被腹黑金龙压在身下边骂脏话边红着脸嘤嘤嘤(萌点奇异的杂食  X)